游泳

玉手倾天 第二十六章同意于反对,一念之间

2019-10-18 22:16: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玉手倾天 第二十六章同意于反对,一念之间

“不想笑就别笑,怪慎人的。”苏念倾毫不客气的打击他。

“呃~”中年剑客果然笑不出来了:“你这丫头,嘴有点毒啊。”

“多谢夸奖。”苏念倾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

“好了,请直说你的来意吧,我们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苏念倾端起茶杯,小酌一口。

中年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终于变回原来那副严肃刻板的模样。

这才是他的本性。

苏念倾垂着眸,眼中闪过暗光。这人刚才果然是伪装的。

喝了一口茶水,轻轻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这一副气度摆出来,剑客就输了一筹。

中年男子忍不住摇摇头,感叹:老了,果真是老了!

“实不相瞒,在下是舒家老爷子的至交好友,受他委托,来护送他的孙儿回家。”

中年男子看向舒止,目光瞬间柔和起来,之前他还稍作掩饰,现在压根破罐子破摔了。

“你怀中的孩子,就是舒家的孩子,舒止。”

苏念倾一怔。

虽然她猜测的差不多,但是始终没有听到真相来的真实。

她低头看着舒止,神色略有些复杂。

不久之前,她才说过,舒止的家人可能会找来,没想到事实来的这么快,让她猝不及防。

甚至没有时间收拾心情。

心中无数情绪翻涌,但都汇成一个清晰的词语——不舍。

这么些日子以来,他们一同经历过狼群围杀,一同经历过死里逃生,两次危机,两次逃脱,堪称火里来的交情。

苏念倾是真心把舒止当成弟弟的。

被以为的至亲欺骗过,伤害过,她还是无法压制自己对亲情的期盼。

这个突兀出现在她生活里的男孩儿,正好填补了心里的那个空缺。

一旦离去,伤口就会再次出现。

可是苏念倾做不出强留他的事来,因为曾经的那些经历,苏念倾深知亲人的重要。

她已经失去了亲人,却不能让舒止跟她一样,孤独无亲。

舒止还那么小,他的生活该是五彩缤纷的,该有亲情守护的。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要再次确认剑客的身份才行,否则如果把舒止亲口送入狼口怎么办?

“我不信你说的话,你还有什么证据,让我相信你所言为真?”苏念倾问道。

剑客似乎早有预料,一点也不为难。

他拿出一个别致的玉佩,递给苏念倾:“这是舒家每一个嫡亲子弟都会拥有的玉牌,你摸摸他的颈间,那里应该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只是玉牌中央的字不同,他的字,应该是止。”

苏念倾微微皱眉,手滑进舒止的脖颈,手指微勾,果然扯出一根红绳来。

红绳的末端,果然是一块玉佩,形状和剑客手中的一模一样,只是玉佩中央的字,是一个‘止’!

苏念倾对剑客的话又信了几分。

不过她还是不肯就此相信,她轻拍舒止肩头:“小止,你的家人来找你了。你快起来认认,是不是你家的长辈?”

舒止却没抬头,还很是抗拒的把头埋的更深了些。

只是用只有苏念倾才能听到的声音嘟囔:“我不认识他!”

苏念倾微微皱眉,心里有些疑惑。正准备把他强行掰过来,问个清楚,剑客却出言制止。

“他认不出来的。”剑客笑呵呵说道。

苏念倾手一顿,狐疑的看向他:“他没见过你

?”

“呃,没见过。”剑客尴尬一笑:“实际上,他不仅没有见过我,也没见过他爷爷,舒家主宅的人,他怕是都不认识。”

苏念倾面色瞬间冷了下来,声音如同寒冬腊月的寒风,刺骨冰寒:“你在耍我?!”

“没,绝对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舒止是舒家子孙,我也是舒家老爷子委托来接他的。”剑客连连否认,他着急上火的抓着自己的胡子,眉头一翘一翘的,似乎很是纠结。

“哎呀,关于舒止的事,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太多,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舒止原先一直在别的地方,这是第一次回舒家主宅。”剑客纠结了半晌,还是说了一点真相。

不过并没什么价值。

因为苏念倾想知道这些,大可以问舒止,当事人肯定知道的更多,更清楚。

她低头,对上舒止怯怯的眼神。

舒止眨眨眼,苏念倾秒懂,剑客说的这些是真的。

可是苏念倾开心不起来,因为有相似经历的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之前,舒止不是被放逐,就是被排挤出去。

再加上绿野之森里群狼袭击的事,此刻看起来蒙上一层并不单纯的颜色。

舒家怕是有很多人,不希望舒止回去。

他如果回到舒家,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苏念倾皱眉,默默收回让舒止跟着剑客回家的想法,哪怕这个剑客说的都是真的。

她抱紧舒止,本就清冷的眉眼更是染上一层疏离:“不好意思,我觉得你的话不够可信,所以你还是自己离开吧。”

话音刚落,苏念倾抱起舒止,转身就走。

剑客刷的站起身来:“姑娘留步,我们可以再谈一谈,我还有很多可以证明我……”

“可是我不想听了!”苏念倾忽然驻足,冷眼看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真实,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唯一能让她动摇的,是舒止个人的意志。

除非他亲口告诉她,他要跟着这个剑客走,他要回家,否则……扣留又如何!

霸道又如何!

她只要舒止活着,其他的都不重要。

铿锵有力的说完这番话,苏念倾冷冷扫了剑客一眼,径直上楼。

剑客被她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镇住了。

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苏念倾上楼,他才回神,连忙黑着脸追了上去:“站住!”

苏念倾充耳不闻,脚步坚定而有规律。

踏踏踏,整齐有序,如同每一步都用秒表丈量。

剑客脸更黑了,他冷哼一声,长剑出鞘,天边划过一道银弧,直直朝苏念倾身前落去。

他不想跟苏念倾动手,他只是要阻止苏念倾的步伐。

苏念倾只觉眼前闪过闭眼的光芒,本能的闭上眼睛,等到眼睛再睁开时,只看到楼梯上整齐的剑痕。

常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六盘水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渭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治疗阴道炎方法

冠心病属于重大疾病吗

严重冠心病

冠心病发作如何急救

冠心病有几种

云南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是做什么的

云南生物谷药业好不好

云南生物谷有哪些药品

吃什么稳定颈动脉斑块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怎样预防颈动脉斑块增长

老年人筋骨疼痛吃什么
跌打损伤后怎么止疼
跌打损伤活络油配方
治筋骨疼痛的活络油哪里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