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柳笛(诗歌)“毕业”

2020-03-26 09:2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柳烟生南浦,明月断西楼
文 之歌      青阶外柳絮弥望。怜他折花太慢。无言期,你在南浦边,为兰舟掌渡,客来客去,潮起潮落。紫陌红尘繁华已空,万般离愁转无处,深门晓寒染露重,眉间烟雨瘦月明。
 
      今夜月光清灵,千里之外硝烟未熄,南浦却是一派岑寂。
 
      乌篷泊在东渚柳下,隐约见西渚边两位女客求渡,我轻点孤棹,稳稳划破数弧涟漪, 楫师,待吾等行江心淹留片刻。 乌篷泅近时一位女子抿唇般轻开口道。另一位女子似满眸温情怀襁褓,未闻婴啼,许是已深眠。
 
      我满腹惶惑:夜阑将深,虽是今夜月明,不期女子渡江,她们眉间皆一尺素绫,于半髻处簪起,未盘青丝披肩而落,先言女子为左簪右发,怀婴女子为右簪左发,不若妆。月明也罢,楫师生而摆渡,不问渡客何故。我依旧点楫而去,倏尔掌渡江心,横楫船舷,默然回眸乌篷尾。
 
      乌篷尾女子伫江而立,月色不候,江面潆潆生静,微澜烟柳飞银絮,清风不渡岸边住。我陶然其间,刹那一抹月光划过眸心,我讶于月光若流波粼闪,不意照见是左簪女子手中一柄短剑,正待揕刺右簪女子怀中襁褓 姑娘,且慢! 我轻车熟路,蓦地移步船尾,在左簪女子惊愕之间夺匕而去。我虽不谙女子来历,却是要弑婴于此,蛇蝎形毕露 未免一膺义愤,先夺短剑而顾左右。
 
      左簪女子嗔视右簪女子怀间婴儿,怒而不语。我心虞左簪女子于婴儿不利,上前力护右簪女子,蓦地怔忪失语,右簪女子怀间缱绻的分明一尾青狐!
 
      世有传言,月明之夜以月狐血祭江,可以抚离乱之殇,今天下干戈四起,兵荒马乱,何不短剑一试? 左簪女子见我惊魂甫定慢条斯理道。 月狐? 我终于明了这两位女子不凡的身世 月狐,螟蛉之子的我幼时听柯艄公言及,他曾说,秣月狐者为异族,月狐亡,预以更朝迭代,月狐血 柯艄公喑哑凝噎,眉间苦笑一声,摇首嗟叹,不过传言罢了,了无下文。我眼望夺下的短剑迟疑空中
 
      一时六神无主,东渚畔悠然一曲箫音飘渺,右簪女子怀中月狐不安躁动起来,愕然长鸣,攫人肺腑,鸣声比月光漫漶,挣扎着由襁褓倏然间跃入江心,几纹江浪迭起,然后无息地殆尽于船舷之外,化成一圈更皱一圈的涟漪。我讷讷地任手中短剑落地,顾身旁女子却不知所以。
 
      明月引。
 
      右簪女子冰冷的声音寒透我身,浸得箫音阑珊,又确乎箫音逝匿了,那尾月狐亦无踪影。
 
      左簪女子缄默不语,不觉间她点开船首的孤棹,意趋东渚,事与愿违,乌篷却缓缓由江心偏往西渚。唯我谙摆渡,自左簪女子素手里接过孤棹,轻点而开舟,静澜逐岸 东渚依旧柳絮纷飞如雪。未闻箫音,更不见人影。下乌蓬,右簪女子自烟柳深处走,不知于何处取下一段玉箫。我无可解,又见左簪女子若有深思貌。
 
      今夜露色浓,寒气咄人,已是半月残。
 
      未知楫师可曾听闻明月西楼? 右簪女子冷音似秋雨打梧桐。我无声低眉。右簪女子素颜莞尔,轻竖那段玉箫唇边,一脉箫音汩汩泻出,曼如柳絮舞,淸似月光明,与右簪女子方才所道《明月引》如出一辙。我已沈醉其间,万留意东渚烟柳垂处,有莫名泅水之声,一阵窸窣响湮没于一曲《明月引》,不意一袭凉意湿我足缨,待我回身:那尾月狐浑身洇水,偎依左簪女子足边,左簪女子素手轻抚月狐。落水之后 它是涉水而回?
 
      月狐?  
 
      明月西楼,绾眉族祭月坛,胭脂眉是吾等族裔生而有之。 右簪女子停下手中玉箫,箫音殁了。右簪女子并未断了谈句,亦未解我心惑,继而道, 玉箫人言,绾眉族乱世无力,吾等尽归明月西楼祭月而已矣。 我仿佛明了,那一尺素绫何故,那箫音何处 玉箫人?唯右簪女子明了。
 
      东渚上空长庚隐约。一枚下弦月淡淡悬于天幕。
 
      沧海横流,恁他乱世无力,折花不及。南浦柳烟依旧。纤纤柳絮飞,明月断西楼,听谁月夜拟箫音?还是当年兰舟,你孤棹划过江心,柳烟深处箫声愔愔。
 
      那夜绾眉女子带走月狐。乱世里自然硝烟难免,更朝迭代是天下事,非一族左右。年年摆渡,再未邂逅那夜月光,那曲箫音,那绾眉女子。蓦然想起柯艄公那句:一切不过传言罢了。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活血化瘀哪种药好
更年期怎么治疗比较好
老年缺钙吃什么
青岛双鲸维生素D滴剂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