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低品位井承包大户MI能源现身多位高管来自

2019-10-09 23:1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低品位井承包大户MI能源现身 多位高管来自中石油

  吉林油田对外承包疑云

  继惠生工程(02236,HK)、香港年代能源后,中石油吉林油田低品位井承包大户――MI能源控股有限公司(01555,HK,以下简称MI能源)也浮出水面。

  《每日经济》调查获悉,MI能源与中石油早年签订了3份独立产品分成合同,在中国最富饶的产油盆地松辽盆地经营大安、莫里青、庙三3个低品位油田,这3个油田现已占到MI能源销售收入的八成以上。去年,3个油田产量首次跨入百万吨级油田行列,占到吉林油田总产量近五分之一,10年多前所谓低品位油田,现在变身成了高产油田。

  同时,MI能源多位高管此前在吉林油田或中石油其他公司出任技术、管理等职位,与中石油多层面的主要人员建立了密切关系。近日拨打该公司北京总部,相关员工称,近期一直没看到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霖以及负责上述3个油田运营的公司副主席兼高级副总裁赵江巍上班。公司也没有召开过会议,他们的秘书也一直没有在公司出现过,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在香港。

  承包大户MI能源现身/

  中石油吉林油田地处松辽盆地,横跨黑龙江、辽宁及吉林三省,占地26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最重要的产油区之一。此次,中石油副总王永春被查,让焦点再次聚集到这里。“现在MI能源成为当地最大的低品位油田承包户,产量很大。”石油系统业内人士表示。

  据MI能源上市文件显示,尽管中石油源自松辽盆地的产量在2001年~2008年相对平稳,但MI公司在该地区的总产量则由2001年的8057吨增加至2008年69.3万吨,公司在该地区更多重心投放于低渗透率油田。

  调查发现,MI能源获得大安、莫里青、庙三3个区块后,截至2012年,其原油产量占到吉林油田当年总产量的近五分之一。大安油田拥有最大的净探明储量,现时为最大原油生产区域。

  去年,吉林油田油气产量达到759万吨,其中生产原油575万吨。而MI能源年报披露,3个项目去年作业产量达到101万吨 (即750万桶).MI能源称,上述3个项目产量首次跨入百万吨级油田的行列。

  MI能源于2010年在联交所上市,当时大安、莫里青及庙3油田区块是其主要的上市资产,也是全部的收入和利润来源。2012年报显示,去年MI能源油气销售收入近35亿元,在中国的油田收益为29.247亿元,净利润约7.08亿元。而上述项目占其全部石油产量、销售收益及经营现金流量比例约为80%。去年,其在中国共有生产井2580口,上述3个项目就超过2000多口。

  上述石油系统人士称,当初所谓的低品位油田现在变身成了高产油田,虽然通过技术可以完成这种转变,但当时吉林油田是以什么评判标准认定这些油田为低品位,需要具体查阅当时的资料,这些外界很难知道。

  1997年,急于海外上市的中石油为减小包袱,降低勘探和开采成本,将旗下13个低品位油田区块实行海外招标,其中包括吉林油田上述3个区块。

  《每日经济》发现,1983年8月至1999年9月,王永春一直在吉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历任院长助理、副院长、院长。显然,在确定油田是否为低品位这种技术性相当强的工作中,王具有相当强的话语权。

  据上市文件显示,早在2010年,MI能源已收回大安油田开发成本,但并未达到最初中石油和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钻井数限制及批准开发投资的金额。而莫里青及庙三油田的开发成本预计分别在今年及2015年收回。

  据悉,吉林大安、莫里青及庙三油田的产品分成合同将分别于2024年、2028年和2028年到期。2008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吉林油田周边的绝大部分小油田陷入谷底,唯独MI能源产销两旺。当时,中石油吉林油田曾想收购MI能源,无奈资产价格太高,吉林油田无法承受。

  多位高管来自中石油

  《每日经济》梳理资料发现,MI能源与中石油的关系极为密切。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家不断鼓励外资投资油气行业,尤其是重点投资松辽盆地及中石油尚未发现具商业开发可行性的其他地区的低渗透率油田。根据中石油当时的规定,合作公司必须是外资企业。

  1997年12月至1998年9月,中石油与海外合作方澳大利亚环球石油公司先后签订大安、庙三、莫里青的油田开发和生产合同。合作期内,澳大利亚环球石油公司因在当地地质情况及投资环境的束缚下,难以施展拳脚并萌生退意。

  随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美国微生物公司高调介入,一举拿下了澳大利亚环球石油公司在大安、庙三、莫里青石油合同中90%的权益。8个月后,MI能源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号称美国微生物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微生物公司将其在大安、莫里青、庙三石油合同中的全部权益转让给了MI能源公司。

  2003年5月,张瑞霖、赵江巍等人在香港注册成立FEEL公司。8月,MI能源将所持的全部权益又转让给FEEL.9月,上述两人加入了MI能源,FEEL随后也清盘了。

  据文件称,FEEL当时是通过贷款完成上述交易的,而贷款由张瑞霖的一位朋友提供,其后于2003年清偿贷款。而张瑞霖1989年曾担任中石油油田工人及技术员,后来在当地一家油田服务公司――吉林三环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任主席兼总经理5年多。赵江巍则是1993年至1999年在中石油吉林油田担任技术员,2000年至2003年任吉林三环石油技术部门经理,与张瑞霖共事多年。

  而此时的王永春正处于事业的高潮。1999年9月至2004年10月,他一路升至吉林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此外,MI能源2010年上市时,时任执行副总裁的宁德玉,也曾是吉林油田的技术员、科长及副厂长,并在2005年至2007年出任吉林油田对外合作及合资经营部门的项目经理;公司董事会办公室主任王长林,在2003年加入MI能源之前,曾任吉林油田科长、办公室主任及副厂长等多个职务。

  MI能源此前曾称,公司所采原油均被中石油以国际市场价格购买,与中石油的稳固关系是公司成长的重要因素之一,公司与中石油许多不同实体及部门合作,与中石油多个层面的主要人员建立了密切关系,许多高级管理人员及员工在加入本公司之前曾在中石油工作。

  “我们之前也想参入吉林油田低品位油田开发,但当时政策只对外资,我们是国有企业,没办法进入。”上述石油业内人士称,从中石油允许外资企业开采低品位油田至今,所有区块都没有对外公开招标。

  2011年,原中石油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总地质师、采油厂厂长及钻采工程研究院院长的张晓光,加盟MI能源担任总经理。

  去年12月,MI能源又收购了泛华能源有限公司,获得中石油大港油田孔南区块的油田开发分成合同,该项目自2009年已进入商业生产阶段。此外,张瑞霖配偶赵江波和赵江巍目前还拥有吉林松原最大的油田服务供应商之一的吉林国泰公司70%及30%的股权,自2007年以来,该公司一直为MI能源提供各种油田服务。

CBA
人物
医疗纠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