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新拆迁条例不能只头痛医头

2020-01-16 18:11: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务院新版拆迁条例再一次征求意见。条例在我国的法律体系中属于行政立法,而非全国人大级别的立法。一个行政立法的起草时间如此漫长,先后推出两个版本向全国征求意见,可见其中涉水之深、牵扯之大。

拆迁的问题,在法律上叫做“征用”或“征收”。征用或征收的制度,要回答的根本问题是,在什么样的特定条件之下,主导的公权力可以暂时或永久性地拿走相对人的权利。西方国家普遍实行的财产私有制,以奉行私权神圣为财产制度的基本原则,因此征用、征收制度在发端之初就必须回答——把不动产权利从普通民众手里拿走后需要支付什么样的对价条件,说白了就是按照什么原则给予补偿(赔偿)。

最著名的例子——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是从国家根本大法的高度,以具备高度可操作性的方式回答了这一问题。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对于征收、征用公民财产规定了三个严格的条件:第一,征用或征收须出于公共利益的目的(public good);第二,公正的赔偿(just compensation);第三,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due process)。

严格审视现行的拆迁条例,其对公共利益的解释是模糊和宽泛的,赔偿标准的设定,在土地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存在巨大价格差的背景下,对被拆迁的民众来说必然是不公平的,强制拆迁可以不经过司法机关而由直接或授权开发商进行,恐怕很难说符合法律正当程序原则的要求。

事实上,在现行的、房地产法和拆迁的制度下,民众在土地财政面前越来越认识到,既是房地产利益链条中一个受益者,同时也是拆迁规则的制定者。既要当游戏的玩家来获利,又要当规则的制定者,是一个非常荒诞的局面。

游戏要进行下去,从根本上面临两个选择:其一,从房地产的利益链条中彻底退出来,改变依赖土地财政的经济发展模式(这在当前恐怕难以做到);其二,继续当游戏的玩家,但把制定规则的权力完全交出来,拆迁立法不再走行政立法的途径,而由全国人大在充分听取民意的基础上制定,同时的拆迁行为在个案中必须接受司法机关的监督。第二条途径恐怕也很难。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西院预约挂号
江苏省扬州五台山医院预约挂号
怀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抗衰除皱多少钱
雅安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