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大作死系统 第二十九章 你比我还会作死

2020-01-16 22:1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作死系统 第二十九章 你比我还会作死

被一个动物园的小小驯兽师隔着骂傻笔?李金阳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好吧,至少从老姐嫁给刘县长后,他就再没受过这种气,并且随着刘县长变成了刘副市长,再从地市到省会,李金阳这个当小舅子的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平日里接触的那些达官贵人,那个不是巴结着、捧着自己?

可他娘的竟然一个动物园的小驯兽师竟然敢不给自己面子,不但威胁着不给自己干活,竟然还敢骂自己傻笔?

弄死他!

李金阳当年可不是省油的灯,现在更不是!也就是现在来钱容易了,所以讲究方式方法了,不过对付一个狗屁驯兽师而已,还用讲究什么方式方法?

所以,早上李金阳挂了,二话不说就带着跟班直奔动物园。

不过到了地方,李金阳却是大喜过望。

前两天听说动物园找了个驯兽师,表演驯老虎的视频他也看到了,确实有两把刷子,动物园的生意变得红火起来。于是,狗头军师便向李金阳建议,干脆把动物园买下来,说不定一年赚个三两百万不是问题。

三两百万李金阳现在已经不太看在眼里了,他更在意的是狗头军师还建议,动物园后山一直闲着呢,买下动物园后干脆把后山开发一下,盖几十套别墅卖。虽然那边离市区稍微远了点,可保不齐城市发展快啊,没见动物园南边那片村子,都刚刚扒了开发商品房呢吗?

李金阳这才动了心。

可到了动物园一看,他们开来的车竟然都没地方停了,整个动物园里人山人海的,特别是鸵鸟园这边,更是摩肩擦踵人挤人!

狗头军师一算账,得,这客流量一天少说得大几千人啊,一个人十块钱的门票,一天下来就是几万块的进账!一个月就是一两百万!一年就是一两千万啊!

还盖什么别墅?只指望吃门票就赚发了!

无论如何也得把动物园拿下,把那个会驯老虎,能吸引来游客的驯兽师拿下!

所以,李金阳走进鸵鸟园的时候,心态已经变了。从一开始准备揍他个半身不遂解解恨,变成了准备吓唬吓唬那小子,让他老实听话就行了……

“呦,还录像呢?”李金阳不屑的撇撇嘴,冲正对着镜头白话的林易嚷道,“小子,认识我是谁吗?”

李金阳气势十足——吓唬人这种事儿,当然得摆足气势,更何况李金阳有摆架子的资本!

“谁让你们进来的?不知道我在表演吗?”林易听到李金阳的吆喝,转头一看,便大声嚷道——表舅这保安当得实在太不靠谱了,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放?边上站着苏教授几个家伙也就罢了,这四个歪瓜裂枣算是哪根葱?

“嘿,你个傻笔,竟然听不出我的声音?”李金阳嚷道。

林易眨巴眨巴眼,忽然笑了——哥们刚才还在发愁,怎么找这个傻笔呢,没想到他竟让送上门来了?

林易再一看铁栅栏的大门,却见表舅正在上锁……

“你们是自己进来的?”林易说着,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录像的腾迅的摄影师。刚才表演前,吴晓娟说过,如果签约成功今天的录像就直接传到腾迅视频去了,如果签约不成,他们也愿意支付五千块钱,再做一期专访,林易也就没拦着。

“我要进来,谁能拦着?怎么?怕了?”李金阳撇嘴说道。

“你们还要不要命了?打扰表演,惊到动物怎么办?”林易嚷道。

“切,好死不死的几只破鸟!”李金阳毫不在意,一边冲林易走过来,一边嚷道。

今天林易表演的是驯鸵鸟,如果是驯老虎的话,借李金阳两个胆他也不敢进来。可鸵鸟有什么好怕的?前不久李金阳还带着妹子就在这儿骑过鸵鸟呢,这玩意儿又傻又胆小,抓着它的脖子,让它往哪儿跑它就往哪儿跑!

林易嘴角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的冷笑,接着却忽然高声叫道:“别动,你们赶紧出去,离鸵鸟远点!”

“切!”李金阳不屑的撇嘴,却不想还没来得及继续嚣张,忽然旁边伸过来一颗鸵鸟脑袋,对着李金阳的头顶就啄了一口……

“啊……”李金阳大叫一声,一摸头顶,却是少了一撮头发,头皮都见血了。

“啧,我说你们离远点!”林易一脸焦急,一边拍着大腿嚷着,一边叫道,“赶紧跑啊……”

李金阳的三个跟班也又惊又怒,竟然作死的不说赶紧跑,反倒朝那只啄人的鸵鸟大嚷着恐吓,试图把它赶跑。

“你们干嘛,别惹它们!”林易再次大叫。

同时,那只鸵鸟又发动攻击了,光溜溜的长脖子一伸,照着那个叫二子的家伙啄了过去,可怜他的莫西干发型,转眼间就变成了秃瓢,嗯,更准确的说像个血葫芦。其它几只鸵鸟也有样学样,纷纷发动攻击,可怜另外两个家伙也纷纷中招。

一时间他们哪儿还有功夫再去恐吓,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大叫着,捂着脑门就想跑。

问题是鸵鸟虽然不会飞,但为了跑得快,甚至进化得只剩下两根脚趾!跑起来每一步的距离可达三点五米,持续奔跑的速度为每小时五十公里,冲刺速度为每小时超过七十公里以上!

就凭这几个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蠢货,能跑得过鸵鸟?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被十几只鸵鸟围住了,只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只有被围殴的命!

“小林,小林快想想办法啊……”苏教授急急忙忙的朝林易嚷道。

林易也一脸急色,嚷道:“他们这是自找的啊……鸵鸟们,别冲动啊,大家冷静一点啊……”

林易一边装模作样的叫着,一边快步冲进鸵鸟群里。

“嘻嘻,感觉咋样?”

被鸵鸟包围着,遮挡了现场几千人的视线,林易露出本色,笑嘻嘻的对李金阳说道。

“啊……”眼见林易蹲在这儿,鸵鸟便停止了进攻,李金阳一愣,当即就准备站起来,却不想立马又天降鸟嘴。

“老实点!”林易说道。

李金阳忽然意识道,貌似自己太自大了啊,忘了这家伙是个驯兽师,动物们都听他的。早知道这样,自己就算要收拾他,也得离动物园远点再动手啊……

“让他们住,住,住嘴……”李金阳苦着脸,结巴的说道。

“凭什么啊?你不是牛笔吗?你不是说我作死吗?我怎么感觉现在好像是你比我还会作死啊?”林易笑眯眯的说道。

“我,我惹不起你,行了吧?”李金阳说道。

“呵?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太不诚恳了。”林易撇嘴道。

“那你想怎么样?”李金阳又有点火气了,话说自己的姐夫可是市长,老子都给你低头了,你还拿捏上了?

“跪下!”林易不咸不淡的说道。

“跪尼玛!”李金阳怒了,三个跟班也瞪着眼准备从地上爬起来。

“来,给他们几个做个全身按摩!”林易当即说道。

十几只鸵鸟得令,当即好像小鸡啄米似的,朝那几个家伙头上、身上啄了过去,三角形的鸟嘴虽然不像伤齿龙一样带牙,可也是相当锋利的,一口就是一块皮飞起,就算偶尔皮没破,那块皮肤也铁定立马变得乌紫发黑……

五秒,只坚持了五秒,李金阳就带着哭腔嚷道:“停,停,我跪,我们跪……”

安阳市第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柳州市柳铁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南充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玉林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