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骑士号角 二二七章 神的意志(一)

2019-12-04 11:0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号角 二二七章 神的意志(一)

急速坠落的陨石与空气剧烈摩擦着,金红sè的火焰相互纠缠,形成绚丽尾焰,所散发的光芒,即使是十几公里外也能清晰看到。

正在搬运物资,做着最后撤离检查的联合商会护卫军不禁抬头仰望,火光映照在脸上,却是令他们血sè尽褪,心中只有“敌袭”这一个念头。

一圈圈光波掠过城外帐篷,还未入眠的平民掀开帐篷,仿若流星的一线光芒在他们眼帘上快速闪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震耳欲聋的巨响从城邦中传出。

没有碎石穿空,没有烟尘滚滚,天战技落星直接将联合商会总部建筑粉碎干净,所有的一切,哪怕是尘埃也消融在那一刹那绽放的光华中,地下强大的防护魔法阵也是支离破碎,锋锐狂暴的金属性粒子一涌而下,形成了一个深有十余丈的深坑。

附近无关的建筑虽然没有被能量直接破坏,但溢出的震荡力量也使部分建筑内部松散为粉末,不幸在屋中的人们没来得及反应,五脏六腑已经裂解为细块状,痛苦海浪冉冉升起,随后将整个世界覆盖为一片黑暗。

“咳..

.咳!”深坑最底部,混沌斗气摇曳溃散,梅尔隆口鼻不断流出乌黑血液,他高举着勇者荣耀之剑,刚承受过强大冲击的剑器上萦绕着白烟。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五位候选者,不,五位初生的同行者,他绝不会选择正面对抗天战技。

梅尔隆缓缓放下颤抖的手臂,体内斗气不断修复着碎裂的内脏,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身上的混沌光华已经稳定下来,低沉地道:“......德尔家主。”

“大人!您没事吧?”候选者考伯特不顾自己的伤势,率先询问梅尔隆的情况,刚才如果不是对方出手,他们五个必死无疑,而不仅仅是两人被余波震成重伤这么简单。

梅尔隆微微摇头,嘱咐道:“敌人还在远处,他交由我来阻拦,你们去城北寻找文森骑士,让他带着你们还有军队离开。”

“可是....”考伯特听出梅尔隆的决然,但以及想开口劝说,被对方狠狠一瞪,才将到嘴边的话全咽回去。

“先前怕影响你们心境,所以没有告诉你们真相,与德尔家主的战斗,我们不只是失利那么简单,整整战死了五人!”

在听到梅尔隆讲出事实后,五名刚转化混沌的候选者无比震惊,袭击他们的竟然是让七位大人落得死伤惨重的恐怖人物,对方未还没出现在他们感知范围内能施展这样的攻击,也印证了其高超的实力。

“你们现在走!立刻!”

听到梅尔隆的命令,考伯特和其他几人相互对望一眼,同时肃然地朝梅尔隆行礼,没有多说废话,直接扶持伤者,踏在散发炙热气息的坑壁上,纵跃离开。

独留一人的梅尔隆攥紧剑柄,脖颈上青筋暴起,上一次他理智地逃走了,但是这份耻辱却深深印在心中,无时无刻不再折磨着他。

而且他手中之剑名为勇者荣耀,本身具备灵性,如果持剑的人只会逃跑,那连使用这件真器的资格都没有。

老师逝世前眼中的鼓励,依然印刻在他记忆深处,骑士当勇猛精进,仗剑厮杀,力不胜任,唯死而已!

“哈啊!”冰lánsè的斗气从梅尔隆体内冲出来,阵纹浮现其上,虚幻扭曲的魔影立地而起,冰lán顿时被切换为狂乱澎湃的混沌力量,血液在勇气的驱动下如滚滚江河,奔腾不息!

在震撼人心的气势冉冉升起之时,临海之滨也有一道金sè光束笔直朝港口冲来,将厚重的海水掀向两边。

被斗气火焰包裹的卡戎目光如剑,冷峻的神情中略显凝重,海船犹在五公里外的时候,他敏锐地察觉到城中的不寻常波动,那是致命的危险!

能持有比各属性更高级的力量,说明黑暗神会并非寻常邪教,对方还藏有手段他并不意外,但是这么远的距离能让他有心惊肉跳的感觉,这潭水还真是深得可怕。

他现在有些明白联盟让他来调查暗黑神会的原因了,在天骑士们对峙其他势力,不便妄动的时候,也只有让他斩断这一切了。

卡戎心知情况紧急,吩咐随行骑士通知城内情报人员撤离城市后,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从海船跳下,奔跑于大海之上,朝威斯特林冲锋!

虽然与原计划不一样,但是无所谓了,进入完全战斗状态的卡戎不再多想,心中的情绪纷纷消散无踪,炙烈的战意在燃烧,雄伟壮阔的意志自海上席卷而起。

一整排的海船停泊在岸边,满载的物资都是这段时间收集的财物,甲板上戒备森严,不少护卫军在前两天已经被调派到港口附近。

平时纪律严明的商会护卫们此时却喧闹起来,望着劈开海浪的金sè流星,不由惊呼起来,声音中隐隐夹杂着恐慌。

“警报!”“快,通知城里的大人,其他人准备战斗!”“装载财物的船只撤离,作战海船出动.....”

将官们各种各样的命令同一时间爆发出来,现场乱成一片,但是他们刚跑动起来的时候,金sè流星已经冲入港口。

耀眼璀璨的金芒闪起,锋锐的剑气将三艘海船拦腰斩断,船上的事物包括人,在眨眼间破裂在漫天剑气当中,铭刻魔法阵、能抵御暗流的船只又如何,在大骑士面前也只能成为炸裂的碎木。

金芒微敛,卡戎的身影显现在护卫军人的眼里,他站立在水上,三丈之内无波无纹,如同镜子一样的水面倒映着漆黑的铠甲,染上金焰的森罗剑。

没有去看停靠在两边、比较远的几十艘海船,以及那些恐惧、充满敌意的视线,他右腿后侧,左膝微屈,斗气浸入调动起来的肌肉群,使其更加发达,即将爆发的力量不断增长。

咔擦咔擦!脚下水面像是镜子一样被踩裂,蛛纹路往四周蔓延开去,卡戎猛然一蹬,在水面下塌五丈空洞的时候,他整个人像炮弹一样冲上天空,往内城的方向激射过去。

被巨力挤压开的海水瞬间倒灌,填补原本的空缺,快速的撞击激起竖直向上的瀑布,很快又被卷落到突然出现的漩涡。

港内水面波涛汹涌,停泊在各处的船只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两艘距离涡流起源最近的海船相互磕在一起,将两边甲板上的船员甩飞,砸落到对面那艘船还有海水中。

因为不想浪费时间和斗气,卡戎并没有在这些船只上做纠缠,他现在只想将上次两条漏之鱼杀死,并清除掉他所感受到的威胁,仅此而已!

通过纯粹的力量冲上天空,卡戎翱翔在卷动的气流中,落向空旷的大街,砸开一个深坑。

他感知到隐晦地几道大骑士波动,正飞速朝城墙的方向遁走,原来混沌骑士不止上次那七个,看来还是清理这些点心,免得留下祸患。

他脚下一动,又停顿下来,转身望向身后的二层楼宅,梅尔隆正站在红sè屋顶上,月光将他的影子延展得很长,勇者长剑泛着一抹冷冽的寒光。

“巴伦?梅尔隆。”梅尔隆举剑于胸前,慢慢下放剑身,将剑尖指向卡戎,这是骑士之间的挑战,

“卡戎?德尔,接受挑战!”

卡戎心中平静如水,体内斗气在沸腾,目光却掠过梅尔隆,望向其身后空无一物的地方。

center

东莞广济医院怎么样

富顺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在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多少钱

云南牛皮癣

开封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