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人头马的七十年代“毕业”

2020-03-26 04:1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上榜啦!”4月14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小非告知同学韩晓杰,图书馆公示的“硕士研究生借阅次数排行榜”中有他的名字。“他上学期竟然看了100本书,排在硕士研究生的第5 名。还有人看了200多本,太厉害了。”小非说。

  4月中旬,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公示“读者借阅量排行榜”,并将其张贴在图书馆告示栏中,引起众多学子围观。“很多同学开始自问:人家一学期看了200多本书,而我呢?”小非说,这份榜单给周围同学带来不小冲击,有同学表示“要开始头悬梁、锥刺股地追赶了”。

  中文专业书借阅次数远超中文小说和英文书籍

  据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馆长倪宁介绍,该榜单是依照去年9月到今年 月,即一个多学期全校的统计制成。榜单共有7个部份,分别为“中文专业书借阅排行榜”(前101名)、“中文小说借阅排行榜”(前21名)、“英文书借阅排行榜”(前50名),和“本科生借阅次数排行榜”(前104 名)、“硕士研究生借阅次数排行榜”(前10 名)、“博士研究生借阅次数排行榜”(前104名)和“教职工借阅册次排行榜”(前10 名)。

  对公示榜单的动因,倪宁指出首先是帮助学生提高对图书馆的认知。“现在校内读者对图书馆的发展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比如纸质资源和数字资源都在不断增加,但很多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些资源的存在,很惋惜。同时,我们很想看看,人大学生都在看甚么书,读了多少书。这些基本情况对图书馆的资源建设也有很大参考价值。此外,也可以借此鼓励、推动学生的读书热忱。”

  倪宁认为,高校图书馆都应当做这样的事情,社会图书馆也应当关注人们的浏览行动。

  人大学生借阅最多的图书有哪些?此次统计显示,上学期中文专业书借阅次数最多的是《经济学原理》,到达24 次,远超排名第二的《西方经济学》(160次)。以下顺次为:《国富论》(157次)、《世界是平的:“凌志汽车”和“橄榄树”的视角》(120次)、《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112次)、《宏观经济学》(116次)、《货币战争》(110次)、《货币金融学》(106次)、《计量经济学》(106次)、《激荡3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99次)等等。

  中文小说借阅次数前十名的图书为:《平凡的世界》(90次)、《黄金时代黑铁时期》(85次)、《京华烟云》(8 次)、《传奇》(79次)、《红楼梦》(76次)、《福尔摩斯探案集》(62次)、《狼图腾》(62次)、《德川家康(第二部)崛起三河》(59次)、《驻京办主任》(54次)、《追风筝的人》(51次)。

  英文书借阅次数前三名的图书为:《Gone with the Wind(飘)》( 5次)、《Principles of Economics(经济学原理)》( 2次)、《Contemporary lite rary criticism(当代文学评论)》( 1次)。

  “从这个榜单可以看出,严肃的、经典的文学作品并没有失去当下的大学生读者。”倪宁说,通常人们或许认为大学生喜欢的小说会是金庸武侠或言情小说,但从这次统计结果来看,我们要重新认识了,至少有一点可以看出,人大学子的品位还是比较高的,“我也不是说金庸小说不好,只是我个人更希望学生看路遥、林语堂和曹雪芹。”

  值得注意的是,从此次榜单可以看出,中文专业书籍的借阅次数远超中文小说和英文书籍。对此倪宁觉得“正常”。

  “英文书籍借阅次数少,一方面是英文书价格较高,学校购进、收藏的英文书籍有限;另一方面反映出学生的英文浏览能力问题或兴趣问题。”而对专业书籍借阅量高,倪宁认为是好事,“这说明学生对自己的专业热爱,对扩大自己的专业领域知识有热忱。固然,一味地寻求读专业书而忽视其他方面知识的补充,会有功利化嫌疑,对一个学生的全面发展不利。比如我们就发现,1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专业书的借阅量就上去了。”

  高校图书馆的地位没有得到应有尊重

  人大学生的图书借阅量有多少?此次统计显示,本科生上学期借阅次数前三名依次达到418次、177次、154次;硕士研究生借阅次数前三名依次为218次、211次、188次;博士研究生前三名顺次为215次、21 次、196次。

  “有人说,公布这个排行会造成大家的攀比,但我觉得如果这能起到鼓励大家多读书的目的就不是坏事。”倪宁估计,人大全校平均每一个学生每一年看书十几本。

  但小非说,周围的同学对排行榜存在疑问。“你看本科生借阅次数第一名竟然借了418本书,超过硕士和博士第一名近一倍。很多同学怀疑他借了书,但没看。如果是这样,他能成为我们的榜样吗?”

  “如果真是盲目借书却来不及看,就没什么意思了,不过他或许做的都是‘有效浏览’,但这又必然会花掉他大量时间,因而很少上课或没时间发展其他能力,这也会得不偿失。”倪宁提示大学生,多借书是好事,但也要掌控分寸,不能盲目。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在有很多青年不喜欢读书了。”倪宁说,这类现象和全部社会的浮躁风气有关。书籍依然是获得知识、陶冶情操的重要途径,所以首先是大学,应创造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鼓励学生多读书、读好书。

  倪宁还特别强调了两个需要引发注意的问题。

  他在不久前去某师范大学交换时,有教师告知他“部分师范生太安逸”。“他们告诉我,如今师范类学生学费免了,还给生活费,有的学生就明显懈怠了,觉得毕业后自己反正就是去当教师,学多学少无所谓。如果真是这样,我很忧愁,由于这些人是培养国民基本素质的重要气力啊,如果他们没有寻求,培养出的学生还有希望吗?”

  另外,倪宁认为,作为大学的一个重要部份,高校图书馆的地位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图书馆在高校的整体地位被逐渐边缘化。很多学校乃至把图书馆放在可有可无的位置。由于地位不高,差不多的人都往图书馆塞,而另一方面,在图书馆工作工资低,人材留不住。”

  倪宁说,公共图书馆也普遍存在这个问题,应得到重视。“其实人们对图书馆的期待还是很高的,不少有寻求的人对图书馆很有感情。如果图书馆真正成为吸引人的地方,或许浏览的质和量都会直线上升。”

  (编辑:李锦泽)

 

肾炎的治疗方法
哪些原因可以导致腹胀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有哪些物理降温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