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1人得病网上摊费新生网络互助平台会面临风

2019-09-17 05:0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人得病,上摊费” 新生络互助平台会面临风险吗?

  络互助,一股刚刚萌芽的新生力量。

  当下,1大波络互助平台纷纭出现,一群健康的人组成一个团体,1人生病,全员摊费。

  这仿佛回归了保险的本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投资人纷纷关注,而政府方面在相干政策法规上,也没有明确禁止。现在在相互保险这个领域,更是转达了鼓励发展的讯息。6月22日,信美人寿等三家相互保险社获保监会正式批筹,这标志着相互保险这1国际传统、主流的保险组织形式即将在中国开启新一轮实践探索。

  闸门已放开,络互助和相互保险的玩家们涌入。但机遇与风险常常相随,就在7月7日,未来互助发布公告称,因会员数未达到预期,会员每年会摊付1000元,有违低成本保障初衷,因此决定停运。仅运营了一个多月,平台就宣告夭折。

  那么,在这片新兴的领域中,不同资历和水准的玩家们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市场环境?市场中主要玩家们要如何撬动用户和资本?有牌照的正规军与无牌照的游击队有哪些区别?监管的加强,对大小络互助平台而言,究竟是帮助它们走向规范化,还是它们将面临更大的合规风险?

  环境:中产突起与互联浪潮

  纵观整个市场环境,新形态的络互助似乎正走向一个风口。在传统保障领域,社保只能覆盖基本面,对重大疾病的救助仿佛无能为力:社保没有生命保额、无法豁免保费、无法避税避债、报销药品有限。同时,商业保险价格较高、理赔较难、重理财轻保障,轰炸式的营销模式常引人诟病,真正需要保障的中低层人士也找不到适合的路径。

  门槛低、人人均摊的络互助情势仿佛正对这些群体的胃口:一群真正有风险、需要保障却囊中羞涩的中下层民众和年轻的互联爱好者。

  政策导向是催生络互助平台的另外一缕春风。

  早在2014年8月,新国十条就鼓励展开多种情势的互助合作保险,一年后,加快发展相互保险等新业务进一步明确。2016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同意展开相互保险社试点并进行工商登记注册。5月,保监会审议通过3家相互保险社的筹建申请;6月,申请正式获批,3家相互保险社步入筹建期。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策是非同寻常的一面旗帜。庞大的潜伏用户群也在这场浪潮中渐渐浮出水面。

  根据2015年CHFS调查数据测算,中国的中产阶级的数量约为2.04亿人,掌握的财富总量为28.3万亿元,超过美国和日本,跃居世界首位。而这个阶层在财富背后怀有的焦虑也渐渐呈现,医疗健康意识与风险预防意识在增强,这其中有很多人会接受新兴的保险模式。连同迫切需要一个社群去提供保障伞的低收入人群,用户群体的潜力是可以想象的。

  有了政策的旗帜和用户的支撑,工具就可以成为另一个有力的助推器,那就是互联。互联+的重要特点是大数据化、全球化,能以极短时间获取多维度的跨区域的海量客户数据信息。这也非常符合相互保险的要求。保险的运作原理就是大数法则,精算师需要海量的统计对象,才能较精确地统计出保险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及损失的额度,这样设计出产品才具有专业效率,相互保险也是如此。

  玩家: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目前这块市场上最早的玩家要说是抗癌公社了,它已有5年的历史。其创始人张马丁是在国内较早提出众保模式的人之一,也曾发起过中国最早的互联保险公司上海人寿。

  张马丁的母亲因癌去世,这是他内心深处的痛楚。受基督教会为大病会员募捐的启发,他当时思考:为何要让个人独立承受重大风险?有甚么方式可以让身患重疾的普通病人得到更好救治?因而在2011年,他从保险公司辞职创立了抗癌公社。

  当时没想那么多,创办后才发现问题愈来愈多,我被经费、外部环境、规章制度等弄得焦头烂额,而第一年过去了,还连100个用户都做不到。但我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做下去,不然愧对信任我们的那些用户。张马丁对创业家-i黑马说。

  抗癌公社从成立时起,就带有强烈的公益色彩,这种公益性也体现在业务设置上。众所周知,几近所有的保险平台都不会为65周岁以上的人提供服务,抗癌公社却推出了针对周岁人群的爸妈互助社。除会员相互补助外,年轻人每起需要补贴1毛钱。现在先试行1000例,如果发病多了后续年轻人不愿意补贴,项目就会终止。张马丁表示,这也是为了向更多人提供保障,虽然老年人生病的风险极高。

  而随着政策的放开与市场的逐渐成熟,更多新兴玩家也陆续加入,甚至有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比如带有众筹平台性质的轻松筹。

  轻松筹在大病救助这块最初服务的是病人众筹医疗费,但在今年四五月份,它在保留原有业务的基础上,推出了针对健康人群的络互助计划。联合创始人于亮表示,推出该业务的初衷是我们发现得病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大部分群体还是想提前预防的,而且我们也一直顺着政策和市场在观察这类模式。

  除产品预售电商业务,互助保障计划是我们目前比较看重的,我们看好这块市场。于亮说。

  除半道出家的轻松筹,跟着利好情势上马的水滴互助,则是迅速取得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水滴互助今年5月9日一上线就获得了注视。其创始人沈鹏是是美团第十号员工,也是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曾挑起美团外卖全国业务的大梁,平台上线之初就取得了高榕资本、真格基金、腾讯、新美大、IDG等投资的5000万天使轮融资。

  谈及为何在这方面创业,沈鹏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他在美团大众点评时,朋友圈隔三差五就有人众筹捐款。配送员的保障体系很不健全,众筹的效力也非常低。另外,沈鹏受医疗与保险的家庭背景影响,深知社保与商业保险的痛点,于是选择了互助医疗平台这个创业方向。

  与其他平台的一锅端模式不同,水滴互助有面向少儿、中青年、老年人设立的3款互助产品,同时目前不缺钱的水滴还备有1000万元的抗癌互助准备金,当筹措的钱达不到目标保障金时,风险准备金就会上阵。

  国家在看好这片市场的同时,也在给予必要的引导,因而,相互保险牌照破冰,现在正规军来了。它们需要符合保监会的诸多要求,比如一般发起会员数不低于500个,有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的初始运营资金等。

  首批批准筹建的三家相互保险组织中,信美人寿是初始运营资金最大(达到10亿元),且是唯一一家寿险相互保险组织。据创业家-i黑马了解,其前期工作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目前正处于紧锣密鼓的批筹期。

  信美人寿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未来它们将专注发展养老和健康等长期保障型产品,不经营类似短时间理财业务的高现价保险产品,还会充分利用大数据等科技手段与会员展开产品共创,让保险更加个性化和精准化。

  信美人寿方面强调,他们没有股东压力,会追求长时间稳健的经营方式,另外会员是机构的主人,被保险人与保险人利益一致,盈余可能会与会员做分享。我们不追求范围扩大,相互保险才是保险的初心所在。信美人寿方面表示。

  市场:风险与风景并行

  一个不断有新人涌入的市场必定有它的使人着迷之处。与社保相比,互助保险能做到对癌症等重大疾病的更有效救治,切实覆盖到人们关注的医疗费和疾病领域。与商业保险相比,互助保险相对民主,会员自愿加入;互助保险理赔高效,只要符合要求就可以申请到保障金,条条框框的限制较少;互助保险价格低廉,本钱较少。在接受采访的几家平台中,抗癌公社是0元入会,水滴互助9元入会,轻松筹10元入会,信美人寿暂未透露。

  于是,我们可以从会员数量角度窥见互助保险的用户号召力。截至目前,成立5年的抗癌公社已拥有40万用户,完成8次累计161万的互助;轻松筹利用整个平台6000万的注册用户基础,仅用两三个月就积累了116万会员,用户平均账户保存17元,目前轻松筹的资金池近1234万元,人均摊费0.26元;上线近两个月的水滴互助的会员量已突破16万人。

  但相比传统保险,它们的体量和气力,还是薄弱的。从它们萌芽之日起,外界对它们的质疑也从未停止。

  首先,资金池如何管理?如何不让络互助平台成为非法集资的第二张面孔?

  资金池是不能非法建立的。而采访中透露消息的玩家,目前资金都是交由第三方托管。现在抗癌公社是0元入会,不需要预存钱,每次多付出的钱交给公益基金会管理。轻松筹在大病救助这块的用户平均账户留存17元,这块的资金池有1234万元,由建设银行托管,安永负责审计。水滴的资金交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托管。信美相互尚处于批筹期,对此表示尚不便泄漏。

  而相互保险发扬的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互助模式,足够的赔付除建立在资金管理等风控措施基础上,更多的是数以万计的用户的获得。而一旦用户数不能达到一定范围,未来互助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如何才能迅速抢占用户,并在后续的发展中不断加强运营增强用户粘性,如何留住风险系数较低的健康用户,如何才能取得用户持久的信任,都是这些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抗癌公社的无门坎入会是吸引用户的亮点,再加上口碑传播,张马丁称,现在用户的平均转化率为85%-90%。轻松筹整体平台的6000万用户为互助保障计划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一群关注健康、热情公益、基数庞大的优质群体。6月16日,轻松筹推出了主要针对新会员的1000万元补贴计划,对获取用户而言,返利是个好用的模式。

  而对水滴互助来讲,强大的创始人背景与资本青睐为它赢得了不少关注,凭仗金汤匙效应和拉人获利的技巧,其会员量也在快速提升。

  未来,一些平台还表示,可能会推出线下活动,并分类进行社群经营。固然,做到更好的服务还是至关重要的。

  盈利前的永夜如何度过?

  对这些平台来说,在用户量尚不具范围的当下和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盈利还几近是纸上谈兵。但这偏偏是它们面临的最大的限制。

  抗癌公社起步时,张马丁就是自掏腰包的。直至本日,平台依然不收任何费用,运营资金来源于张本人、壹基金等爱心基金会和风投,虽然平台只在2014年获得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和创业家-i黑马谈起这件事,张马丁也略显无奈,表示仍会继续寻求基金会与风投的帮助。

  沈鹏则表示,水滴互助起码三年之内不会考虑盈利,我做这个事情是为情怀而做,愿意把青春打进去,去做有成就感和社会感的事情。目前水滴互助平台主要依托刚融来的5000万天使轮资金运作。

  相比上面两家,轻松筹的日子算好过点的,因为平台会收取2%的手续费用于平常运营。我们对一味烧钱的商业模式不太感冒。于亮坦言。除5月获得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轻松筹的产品预售等电商模块也可以补贴大病救助,况且现在我们还没有亏损。

  虽然轻松筹的手续费率在它的所有项目中已算最低,但也引起了不少议论。但是即使是风投,也不会放弃对投资收益的期待。对于盈利模式问题,仍然值得这些平台思考。不管以后有多么美好的假想,最少得熬到拂晓到来。

  正规军与游击队的区别

  虽然说这些平台们处于一个市场中,但现在在牌照破冰的情况下,取得保监会批筹认可的相互保险机构正规军与游走于法律监管以外的游击队,能够在未来发展中体现出何等的差异性?

  我们先从定义上了解下。

  相互保险指的是,具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单位或个人,通过订立合同成为会员,并缴纳保费形成互助基金,由该基金对合同约定的事故发生所造成的损失承当赔偿,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的保险活动。

  相互保险是当今世界保险市场上最主要的形式之一,但在国内,仍是刚刚起步。

  而络互助,主要是利用互联的信息撮合功能将同一风险类型的会员集合起来,会员之间通过协议许诺风险共担,并且采取小额保障,避免个人负担过重。

  监管层一直没有放松对络互助保险业务的关注。2015年,保监会就曾两次对虚假相互保险公司和互助计划进行风险提示;在今年5月初,保监会在答问时,直接点名夸克联盟及其驾车风险互助计划。

  而监管层如此关心,主要是由于一般络互助平台不具备保险经营与保险中介经营资质,互助计划也非保险产品,缺少政府监管,这容易演化成非法集资。目前监管层对络互助平台的态度是这样的:

  要求在开展相干业务活动和宣传的进程中,不得使用保险术语,许诺保障,或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挂钩;

  不得宣称互助计划及资金管理遭到政府监管、具备保险经营资质;

  不得非法建立资金池。

  在监管措施没有明确出台时,合规性是个待解的未知数。但是,监管层也并没有取消之的说法。而相互保险牌照的开闸,与其说是监管的加强,不如说,是推动这一市场中的玩家逐步走向规范化。

  多家平台也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目前根据本身资格等方面没有申请保险牌照,但如果未来监管有这方面的要求,他们也会斟酌加入正规军的队伍中。政策风险往往不可预感,正规军则可以避开这些担忧。

  取得牌照资格的相互保险机构,其风控能力也更有保障,由保监会监管,资金托管同时也有明确监管方,产品设计根据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与费率厘定,需要科学提取准备金,在财务稳定性与赔付能力上具有相对充分的保障。

  不管怎样,络互助保险在现阶段也是对社保与商业保险业的一种重要补充。但目前众多平台尚在初期发展的起步阶段,许多新兴平台还处于180天的观察期内,未来的关乎监管、资金池等诸多风险还没有显现,无论是正规军还是游击队,还有许多东西需要探索。

  众多的玩家都还在等待中。等待不可预料的风险,以及可以捉住的时机。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示: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实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和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和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许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2010年南宁天使轮企业
文创教育-教育行业-文创教育头条新闻资讯
2018年大连大健康战略投资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