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异界巫师路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血脉2

2020-01-18 03:5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巫师路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血脉2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就在她打算休息一会儿时,一直平稳飞行的飞亡然传来一声尖锐的警报声。【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最新章节访问:.。

船舱外面也陆续出现吵杂的跑动声和呼喊声。

这让五天来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的弗莱娅皱了皱眉。

她走到船舱的圆窗前,看到外面十几个穿着灰袍的学徒正快速跑到甲板上,手中各自拿着一人多高的黑‘色’法杖,呢喃着咒语对着周围施展巫术。

而此时的飞艇周围,却涌上来一大片通体红‘色’的怪异蜜蜂。

这些蜜蜂每个都有拳头大小,腹部下面的尾针却比它们的身体还要长上一倍,表面反‘射’着金属的光芒,如同一把小匕首。

不停的攻击着船体和顶上的热气球。

“是刺蜂?”

看到那些生物的弗莱娅微微眯起双眼。

据她所知,这些生物并非是单纯的被能量污染的魔化生物,而是从古代便有的昆虫,因为某些原因才幸存下来。

在万物学中,这种低微弱小的古代生物幸存下来的不在少数,迄今为止还是一些想要复兴古代巫师的组织研究的对象。

而对于这种古代生物的强度,以弗莱娅的眼光看,一只的力量和速度和普通人类当中的骑士级差不多。

不过,这种生物的繁殖力很强,虽然智力和普通的昆虫差不多,但一出现便是大群大群的,如果不是正式巫师出手,也是个很麻烦的存在。

这群灰袍学徒想来是飞艇的保卫者,他们施放的并非是攻击型巫术,而是加固物质防御的特殊巫术,想来是在等飞艇的主要负责人。

果然,不一会儿,之前在上船时见到的黑袍巫师诺培大步的走出船舱。

他手中也拿着一根黑‘色’法杖,面容肃穆,本身高大强壮的身体此刻好像胀大了几分。身上也缓缓滋生出细细的黑‘色’‘毛’发。

黑‘色’的长袍几乎包不住他越发膨胀的‘肉’体。

索‘性’他伸手一拉,撕啦一声,黑袍直接被他扯到地上‘露’出变得黝黑异常的躯体。

他举起法杖,口中‘吟’唱出如同狂吼的咒语。

很快。一丝丝紫‘色’的电光在他周身浮现,接着缓缓汇聚在法杖上。

随后,他朝着数量密集刺蜂法杖猛地一指。

‘啪!!’

一声炸响,一片紫‘色’的电光直接以状的形态朝着刺蜂群裹过去。

一时间,被罩住的刺蜂群直接变成焦黑模样掉落在甲板上。噼里啪啦如同下饺子一样。

“紫术么,不错。”

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单凭这个巫术,纵然消灭不了那群刺蜂,想来也知道这个飞艇不是它们可以招惹的存在。

知道结果已经注定的弗莱娅转过头。

不过,她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撇了眼外面依然掉落的大量刺蜂。

沉‘吟’片刻,她走到房‘门’前,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甲板上,此时除了诺培和几名依然在清理还未逃离的刺蜂外。并没有其他人。

淡淡的黑灰夹杂着焦臭味弥漫在空气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看到走出船舱的弗莱娅,正指挥着的诺培微微一愣,随即迎了上去。

“弗莱娅大人,您有什么事么?”

对于这艘飞艇上的仅有的几名巫师,他还是很尊重的。

看了眼他渐渐恢复正常人类的体型,弗莱娅笑了笑道。

“呵呵,没什么,我只是对刺蜂这种古代幸存下来的生物有些好奇,过来看看。”

“是么,那么请随意。”

诺培转过身。不再多问。

弗莱娅直接掠过他,走到旁边一只透过电缝隙没有被电死的刺蜂前。

这只刺蜂只是双翅和肢体被烧焦,身躯还算完好,正趴在甲板上不停的挣扎。尾刺击打在甲板上发出噼里啪啦声。

弗莱娅蹲下身刚要伸出手,忽然,刺蜂尾端的尾刺骤然消失。

紧接着一声细微的轻响在弗莱娅面前响起。

‘叮!’

那消失的尾刺静静的浮在她的面前,一道青‘色’的风流将其死死卡住。

弗莱娅撇了眼面前的尾刺,轻轻打了个响指。

‘嗤’的一声,一道青‘色’细线在它头部与身躯之间闪过。原本还在挣扎中的刺蜂彻底静止不动。

做完这些,她这才伸出拿起只剩身躯的刺蜂。

甲板上,这种漏之鱼并不多,但还是有的。

等全部收集后,也有十只,被她用一个麻袋装着回到房间。

简单的收拾下桌面后,她把都处理好的刺蜂放到上面。

看着几乎占了一半桌面的刺蜂躯体,弗莱娅伸手拿起其中一个放到眼前。

“正好这些也都是古代生物,研究了这么多天,是该测试一下吸取能力的具体指数。”

手中拿着刺蜂的躯体,她轻点了下桌面上早已刻好的符阵。

‘嗤’的一声,符阵周边的诸多符文亮起白‘色’的光芒,弗莱娅一手按在符阵上一手握住刺蜂。

顿了顿,她双眼忽然闪过一道绿光,圆形的瞳孔隐约变成了竖瞳,有些诡异。

她没有如上次那样使用嘴部吸取的直接方式,而是以右手为吸取媒介进行吸取。

一团绿‘色’的幻影缓缓从弗莱娅右手中心的那个绿‘色’小点蔓延出来,如同一条细长的绿‘色’小蛇迅速盘向手中的刺蜂。

‘嘶...’

轻微的响声中,刺蜂的躯体渐渐开始干瘪,好像里面的什么物质被‘抽’离了出来。

弗莱娅故意放慢吸取速度,低头看向另一只手触‘摸’的符阵。

原本散发白‘色’光晕的符阵,随着她的吸取渐渐开始出现一缕头发丝粗细的红‘色’细线,随着时间推移还在不停的壮大。

弗莱娅注视着这根细线的变化。

良久,‘啪’的一声,手中的刺蜂躯体好像风干了一样,化为细灰顺着手掌流了下去。

随手散掉手中的灰烬,弗莱娅看着细线的最终变化,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和我之前推演的数据差不多,王蛇的吸取能力是按照血脉的强度标准来强化自身的。刺蜂的血脉虽然是古代生物,但本身的实力和普通人类骑士级差不多,如果以此为基准的话,一个刺蜂所给予的‘精’神力差不多相当于半个一等学徒‘精’神的总量。而身体素质也是差不多,以我现在的层次,按照这种计算的话,需要至少八万只刺蜂才可以抵达液化巅峰...这还是刺蜂其中的血脉关系。”

心中仔细的分析着吸取能力的各种指标,又反复做了几次实验后。

她得出推论。这种类似蛇类消化的吸取能力,居然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的利用率,这是现有巫术的很少可以达到的程度。

“不过,这种能力也只适用于静止状态,战斗状态的话,除非是进一步对身体的改造或者是获得王蛇的血脉,不过,这也够恐怖的了。”

弗莱娅隐隐感觉,这种特殊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她推上自身身体的极限。

不过,这个极限也只是说是‘精’神力上的。对于身体素质上的极限,她不知道如果进一步发展的话,会不会持续增加。

十天后。

一望无际的黑‘色’林海中,一座座漆黑的庞大山脉如同蛰伏的巨兽般卧在那里。

在山脉的另一边是幽深的大海,阵阵白‘色’的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哗哗的巨响。

迪斯山脉东部。

寂静的森林里,忽然,‘啪’的一声一只黑‘色’的皮靴把藏在腐叶下面的黑虫踩碎。

提着皮箱的弗莱娅缓缓从森林深处走出,她手中提着一只黑‘色’的豹子,淡淡的血迹和脑浆从豹子的额头流出,看来是刚刚死亡的。

随手丢掉这不长眼偷袭的魔化生物。

她看了眼四周幽静的森林。简单的辨别了下方向后,接着又没入森林中。

两天后。

位于艾尔格林学院区域内不远处的一个普通小镇上。

重新披上黑袍的弗莱娅来到一家饮料店里,点上一杯绿茶浅浅的喝着。

除了她之外,小店里面还有着一对看似情侣的男‘女’和一名穿着贵族服饰的年轻人。

弗莱娅撇了眼那单独的年轻人后。便回过头闭眼静默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到那对情侣刚离开不久,空旷的小店里又进来一人。

那是一名穿着灰‘色’长袍的高瘦少‘女’,银白‘色’的短发,身后背着一把黑‘色’的长弓和箭囊,长袍两边隐隐鼓起一块。看起来还携带了其他武器。

面容普通,但耳朵却是尖细异常,好像传说中的‘精’灵。

那少‘女’扫视了下小店,很快看到角落里的弗莱娅。

快步走到弗莱娅跟前,她语气恭敬的问道。

“请问,您是弗莱娅大人么?”

“没错,是我。”弗莱娅睁开眼看着面前的少‘女’,隐隐可以嗅到她身上有着血腥味。

“那真是太好了,我是兰德老师的学生,我的名字是塔莉。”少‘女’欣喜道。“老师原本让我上午来接您,可是半路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

“没关系。”弗莱娅挥挥手打断道,站起身提起旁边的皮箱。“我们走吧,路上跟我说说兰德最近的状况吧,看来你们这些年在艾尔格林学院中并不乐观啊。”

“好的...”名叫塔莉的学徒道。

两人走出小店,叫上一辆马车,随后便匆匆离开小镇。

三个小时后。

幽暗森林中的一个隐秘小道中,弗莱娅两人静静的走在期间。

塔莉边走边不时停下,念出一句咒语,随后再前进。

静静跟在后面的弗莱娅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只是淡淡的打量着周围。

良久,两人来到一片看似荒废的石屋前。

塔莉从身后拿出一根黑‘色’的羽‘毛’轻轻贴在石屋上,一阵细微的‘波’动闪过,石屋的‘门’自动打开,‘露’出里面漆黑的通道。

“这是我们暂时隐蔽的地方,是有些简陋。”塔莉扯了扯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道。

“嗯。”弗莱娅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待到塔莉走进去后,她也跟着进去。

通道的两边燃着一个个火把,照亮前面的道路。

沉默了一路的弗莱娅,皱眉看着通道两边的石壁,有着明显的绿‘色’青苔,还散发着淡淡的腐朽气味。

她忽然开口道。

“除了兰德选择留下来,这里他的家族还有其他人么,艾尔格林学院最近还有没有派出追杀队?”

“这个...除了老师外还有兰尼大人和其他两名大人选择留下来,至于追杀队的话,是由艾尔格林学院原死灵系导师莱昂德带队的。”

走在前面的塔莉小声道。

“哦?是莱昂德么”

弗莱娅隐约记起,她曾经还在莱昂德手下呆过一段时间,为其做过实验助理,并以此学了不少的解剖知识。

没想到她才离开没几年的时间,艾尔格林学院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先是学院高层尼斯家族的叛变导致几大家族相互制约关系的打破,然后是学院死灵系生物泄‘露’的恶‘性’事件,以及以奎克托家族为首的对兰德家族的污蔑‘阴’谋,

最终导致了本尼芬邪鸦一族以牺牲兰德父亲,也就是芬尼尔长老生命的代价下,全身而退。

至此,原本还属于一流的艾尔格林学院,在短短时间内开始走向没落。

在这种环境下,弗莱娅完全可以想象,原本还想做一些事情兰德所遭受的打击。

她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随着塔莉的带领,很快两人穿过几个老旧的房间,来到一闪木‘门’前。

塔莉侧了侧身道。

“老师就在里面,我先走了。”

“好的。”

弗莱娅点点头,待到塔莉离开后,她伸手朝着木‘门’轻轻敲了敲。

‘咚咚咚’

“‘门’没锁,进来吧。”

兰德熟悉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弗莱娅拉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昏暗,只有桌前点着一盏白‘色’的蜡烛照亮着。

一个漆黑的身影正浮在桌子上写着什么,羽‘毛’笔传来轻微的沙沙声。

弗莱娅站在‘门’口,看着那有些陌生的人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好像写完了,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直起身来。

昏暗的视线中,他笑了笑道。“弗莱娅,你来了啊。”

“嗯,好久不见。”弗莱娅也笑了笑道。“不介意我把这里‘弄’亮一些吧?”哈小说...I580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电话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地址在哪
癫痫病医院包头哪家好
怀化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汕头怎样治包皮包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