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江南】彼岸花(小说)_a

2020-01-16 23: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苑门口少有的站着一位中年汉子,此时正是刚入秋,天气正凉爽,那汉子身上却大滴大滴是淌着汗水。

终于下定了心,轻扣金苑那朱红的雕花大门,敲了不久,金苑大门开了,露出一个少年的头,“你是?”那少年问道。

汉子打量着少年,这少年一张俊美的面容却苍白的吓人,再看看那微露的里面,此时分明阳光明媚,里面却是暗得仿佛被阳光遗忘。

汉子打了个激灵,“你到底是谁?”少年有点不耐烦了。

汉子颤颤巍巍的回答:“我叫胡漓,来找你家 。”“呵呵!”那少年忍不住笑出声来,“哦!抱歉,狐狸?你这名字很有趣呢!”胡漓尴尬的笑笑,气氛也好了些。

“你是来找她的么?”那少年皱了皱眉。

“恩,是的。”胡漓木呐的应了声,脸色变的有点恐惧。

“哎,有什么仇人值得你付出一条胳膊啊?”少年脸色很不好看。胡漓听到仇人二字原本恐惧的脸变的镇静,有点义无返顾的意味,见如此脸色,少年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银子可是带来了么?”“那是自然。”

胡漓从袖口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露出里边的一颗珠子来,“夜明珠!”少年一声惊呼。“正是!”“可是她要的价码并没有这么多啊?”少年满脸疑惑,想了会才冷冷开口,“她是不会同意的。走吧。”少年将汉子引进屋。

汉子进屋后那份恐惧又浮现在脸上,整个房子仅上方一道小小的缝隙透进一丝阳光。

少年似乎习惯了这里的一切,黑暗中却能行走自如。后面那汉子却没有少年的那般本事借着这丝弱光走的跌跌撞撞,身上一身冷汗,也有过多不解。前方那少年除了脸色过白外与常人无异,为何却会习惯这么阴暗的地方,那位传言中的吸血鬼竟会留一名这么阳光的男子在身边。

走了一段路少年将胡漓带到一扇小门前,“到了么?”“还没呢!”少年推开门走了进去。汉子犹豫在门口,不敢进,因为较之开始那段路里面更加黑暗,暗的让汉子怀疑自己来到了地狱。

“进来吧!已经到了这儿了你还要退缩么?”少年笑笑,胡漓这时觉得少年那温和的笑与这阴暗的地方格格不入,咬咬牙踏进了里面。少年也很照顾汉子,牵起汉子的手,脚步慢了很多。

“到了,她就在里面。”少年温和的笑笑,“小心一点哦!”“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汉子轻轻的敲了敲门,“ 在么?”“恩。”里面传来一声清晰的回答。“我的来意想必 也清楚了。”汉子莫名的感到一丝寒意。

“谁?”简短的询问仿佛从幽灵的口中传出。“飞天燕童飞燕。”“来去无影的童飞燕?”里面的人犹豫片刻即答应了。

“那你可知道代价?”“当然。”胡漓将夜明珠拿出,放在了门口。门开了,不由胡漓看清门又迅速的关闭,“恩?”里面的人疑问,“你搞错了吧?”“这……这……”门外的人吞吞吐吐。

“呵呵!你是想用多余的来买你这只手,对么?”黑暗中的女子明白过来。大汉却顿时脸色苍白如纸“啪”门急速打开又在瞬间关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寂静的小院,汉子捂着伤口惊恐的看着地上的断臂,“人命是要用血来换的。”这是汉子昏过去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弭珲,带他下去包扎好之后,送他去休息。”“哦!金猊每次都要搞的这么血腥么?”少年不满的抱怨,“呵呵!你不明白的!”里面的声音变的温柔不再似那个瞬间夺人臂膀的女子,“哎,算了!”少年吃力的将汉子抬走。

那汉子第二日方醒,醒来之时,弭珲坐在他身旁,“哎,说了吧!她是不会同意的,到底是什么仇,值得你为此宁愿不要自己的手臂呀!”胡漓摸了摸断臂之处叹了一声,“那童飞燕杀了我一家,这仇我能不报么?只是无奈我只是个毫无用处的商人,本也请过他人,只是那童飞燕武功了得,去的人没一个能回。不得已我只好求助于她。”弭珲没做声,金猊若是在此还会取他臂膀么?

“你这时离开还是待金猊杀了童飞燕后再走?”“若没给你们带来不便的话,我就留在这吧!”胡漓此时知道一切已过,不再如开始一般惧怕。若是看到那童飞燕的死状便是死也值当了。“那你便住在这儿吧!”弭珲从袖口拿出一枚夜明珠递给他,那夜明珠并非胡漓带来的那颗,略微比那颗小上些许,“她说让我把这个给你,她不需要多余的。”

里院金猊将一封信送了出去.

几日之后夜晚,金猊沿着手中画的图纸在断落谷找到了在那隐居的童飞燕,“有人要我来取你的命!”金猊与那童飞燕相对伫立,望见来人童飞燕眉头微皱,却瞧不出一点害怕更多的是在疑惑,良久,“你与你母亲很相似呢!”莫名其妙的话语从他口这吐出。“你可是认得我母亲?”金猊焦急的问道。

第二日,曾名动江湖的飞天燕死在了碧落谷,死因是血液枯竭,致命伤是咽喉之上的那排牙痕,衙差顿时冷汗直冒,又是那个吸血鬼所为。

几年之前,江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名让人恐惧的女子,传说中她是海的尽头过来的吸血鬼,她整日里住在金苑。

原本的金苑是江南有名的富豪,可在十四年前,整个金氏一夜之间神秘失踪。第二年,那名吸血鬼便住进了金苑,那金苑顿时险入一片黑暗,从此每年都会有人死于血液枯竭,偏偏又无人奈何的了她,江湖之中不少豪杰前去株杀结果个个有去无回。

种种谣言盛传于民间,那吸血鬼杀了金氏一族,霸了金苑,那吸血鬼专爱喝人血,每日都要食用人血,那吸血鬼样貌可怖,能将人生生吓死。

不管传言如何衙差却是苦了,已经有几十人死在了那吸血鬼手中,若是继续下去自己不但这差使保不住恐怕小命都得丢了。可偏偏无人知道该怎么捉拿她,且不想以往那些英勇的同伴死时的掺状,光光这躺着的死尸就已告诉了他们,若是前去捉拿自己将是怎般死状。

金苑内,弭珲站在浴室之外等待着金猊的出来,里面“哗哗”的水声不断,从她一回来就躲进了浴室,弭珲只是无奈的苦笑。水声停了下来,不久金猊便走了出来,一张苍白的脸变的乌紫却绝对让那些传遍谣言的人不可思议。那女子虽说不上美,但却是一张绝对可爱的脸,上面明显的稚气未脱。

弭珲又是一丝苦笑,当初也正是因为自己迷失在了这张可爱的脸中才救了自己一命。

散乱的思绪飘到了九年之前,那时自己跟随父母迁徙到这个细雨飘扬的城市,偏偏途中又遇到盗匪,父母惨死,自己一人流离到了这个美丽的城市,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才刚到这个地方便遇到了她。幼小的自己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丝毫没察觉危险的降临。当她的唇凑进了他时他不由的脸红的如同番茄,“姐姐,你好可爱啊!”她却在此时顿住了,停止了凑进的唇,将他拉了开来,不知为何她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滴眼泪,将他狠狠地推开,蜷缩在一边瑟瑟发抖,不时发出一阵阵如同受伤小兽一般的低声呜咽,脸色变得苍白,汗水大滴的滴落。

“你又是冷水?会伤了身子的!”弭珲抱怨的说,如同在抱怨一个顽童,“没事。”金猊淡淡的笑了。

“你在这做什么!不该只是为了这个吧!”金猊将话题转移开来。“没什么,只是你这回用的时间太长,我有点担心你。你这回遇到了什么意外么?”弭珲细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当初自己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可自己当时却毫不察觉,不禁有点后怕。

“你察觉了,呵呵!弭珲你是越来越机敏了呢!”金猊宠溺的揉揉弭珲的脑袋,弭珲不禁气竭,这外人眼里的吸血鬼在家里怎是这般小孩子气,爱揉人脑袋呢?

“你再揉我这脑袋就该与肩分家了呢!”刚说完弭珲下意识到不好,金猊在家最厌人家拿生命说笑,自己不经意间竟忘了。果然,金猊的眼神暗了下来,“对不起,我就不揉你的脑袋了!”转身又要跑回浴室,弭珲将金猊扯住,“蒙你多年照顾,我有句话想说,既然受不了,为何还要如此呢?你并非是那天性嗜血之人,我虽不愿你死,但是看你这样痛苦的活着,我亦心痛啊!”

“弭珲,你不似外头的人那样的心切我死,我知道你也是不想我痛苦,可是我还要活着做些事情,待完了我便也解脱了!你放心这不会太久了!”转身进了浴室,水声又滴答的响起。

待洗浴完毕,金猊踏进胡漓的居房,“你可以走了,那童飞燕已死。”金猊冷冷的抛下这话,“是。”胡漓畏惧的说完便离开了。

夜,月在这座小院升起,只有这时小院才有了一丝光亮,弭珲独自坐在亭中观赏着这丝明亮,回头望了望屋,他有一丝怀念以前。在他长大的同时金猊也长大了,再也不会在杀人之后因为害怕做噩梦而来到他的房间休息,虽然每次看到她害怕的在自己的怀里瑟瑟发抖,自己很心疼,但他只有这个时候感到她需要他。

脚步在身后响起,弭珲不可置信的望向身后,虽然他并不能如她一般拥有夜视的能力,但他能确定是她,“金猊,你今夜怎么来了?”弭珲走到脚步声停止的地方,“我今夜能在你的房间休息么?”借着月光,弭珲看到金猊手中抱着一层薄薄的毯子,“恩,那是自然。”心中的那份失落荡然无存,只剩了欣喜。

得到了弭珲的应允,金猊踏进了那座敞开的小屋,关门之前她轻声的说了一句,“若是喜欢这明丽的光亮,你便……”停顿了会接着说道,“你便去外边住吧!若是念我你便可自行回来看看我。”抛下这话金猊决然的关了门。

这话却听得弭珲心头一紧,昔日里,曾抱怨过这屋太黑,却换来金猊凄凉的眼神,当时的他便再不敢提起,只得在月升起的时候凝视着皎白的月,来思念往日里的阳光。这院是全封闭的,他的小屋与其他几间屋子是断开的中间有一扇小小的门连通着,但哪怕是他的屋也仅能在月满之时透进一丝光亮。尽管如此可他并不想离开她,从跟她进这屋之时起,他便跟定了她。“我不会有离开你的那一天的。”话小的只有自己能听到,可却是他的真心。

在外面坐了一会便进屋了,屋中那倩影此刻格外安静的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看不清,他的心莫名的一痛,这次怎么了?他不记得她有多久未曾躺在这张床上了,今日又来到了这儿,轻轻走到另一张床上,躺下,闭上眼,想着她慢慢睡着。

“啊!”一声惊叫将弭珲惊醒,忙移到她金猊的身边,将他抱在怀了安抚着她的背,“没事,没事的,只是梦靥罢了!”轻声细语仿佛怕惊了她。

怀中的可人儿紧紧地抱住他,“弭珲,弭珲我害怕,你知道么?那童飞燕对我说,你可真像你的母亲呢!他认得母亲,他认得母亲,可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不愿告诉我哪怕零星半点的,我不想杀他的,真的不想,我恨透了这身子,你知道么?我今日又生生的咬断了他的喉,你说我真的是吸血鬼么?呜呜……”絮叨到最后竟再也说不出话,只剩时断时续的抽噎声,拍拍金猊的背。“别哭了,这些并不是你能选择的!”弭珲无奈的说,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强撑着,但还是能猜的出她暂时还有什么值得她留下,哪怕是痛苦的留下.好久金猊终于重新入睡.

第二日,金猊显然已经好了很多了,一大早就将弭珲踢下床,“懒猪起床了啦!”某人不知好歹的依然和周公喝茶,受到忽视的金猊瞬间暴动一盆冰水泼在了弭珲的身上,“你发什么疯啊!”迷糊中弭珲怒骂道,“你要死了啊!今天义父要来,你还不给我起来收拾房子。”弭珲顿时一惊脑袋清醒过来,“你不早说?”弭珲忽的感到头痛。平日里,他们的居所懒得收拾,便由它凌乱,可是金猊义父却严谨异常,他可忘不了几年前那次被他骂的狗血淋头的惨境,“你自己睡懒觉,还好抱怨?”金猊顺手将还赖在床上的弭珲拖了起来,弭珲顿时无语,明明是昨天某人半夜把他吵醒,还在说他睡懒觉。

忙活到下午才将房子打扫干净,“金猊,你真该在找个人来打扫房子的不然我迟早会累死的。”弭珲不满的隐约看着一边悠闲自在的金猊嘟嚷道。“你也不是不知道,除了你之外没人敢来这儿。”“那你也可以帮帮我……”后面的话已经被金猊打断。

金苑的门被打开,弭珲皱了皱眉,他来了么?担忧的望了望金猊。金猊冲他淡然一笑,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什么!却掩饰不住眼底那丝恐惧,“是义父来了么?”金猊对着门口问了声,“丫头,近来可好啊?呵呵。”随着门口传来爽朗的笑声,随着笑声的落音,一名中年汉子步入了金猊的视线。那汉子约莫三十来岁,眼中却有着浓郁的说不出的苍老,微过颈部的黑色胡须夹杂着些许白丝,尽管苍老却掩饰不去年轻时的俊朗与洒脱。这中年汉子正是江湖之中最大杀手集团夜魂的首领文皓影,也是六年前收养金猊的人。

“义父,我过的自然是好,只是您这年怕是太过操劳了。”金猊迎了过去。“哎,岁月不饶人!我是老咯!”文皓影叹了口气。“弭珲,今夜你还是出去吧!免得你睡不安稳。”金猊掉头向弭珲说道。“不!”弭珲想也没想拒绝道。“我不想打扰你休息。”金猊有些不忍。“离开这金苑我便能安心休息了么?”“你……”金猊本还要说什么,看到弭珲眼中的那丝坚定便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哟!丫头心疼这小子,莫不是喜欢上这小子了?”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俩人的文皓影打趣道。“说什么呢?义父也爱取笑人么?我与他不过是很好的朋友罢了!”金猊一声娇嗔。

共 1406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迷雾重重,也看的人是惊心动魄。可以说这是一个关于鬼怪的故事,更可以说这是一个寻仇的故事。传说中的吸血鬼,却因一位少年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放弃了对少年的杀害,却也由此诞生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人鬼之恋。在互相体谅,彼此尊重的朝夕相处中,纯洁的爱情之花绽然开放在这神秘的金苑之中。也许,杀人者比被杀者更要经历痛苦的折磨,或者,这也是作者要向我们诠释的一点。但金猊的义父来为金猊治疗的时候,那痛苦,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当然,小说的主旋律是金猊和弭珲感情历程和金猊的寻仇之路。其余人物的神秘和情节的多变上也是顺应了作品的韵味。结尾祥和的气氛,使主题有了一个很大的扭转,留有深长的韵味。不错的小说,欣赏并倾情推荐。——责任编辑:哪里天涯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1060055】

1 楼 文友: 201 -11-05 21:2 : 5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11-06 00:16:19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楼 文友: 2014-01-16 10:21:25 老师好,这篇小说写的好,值得学习和推荐,我拜读过几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触,先不说语言地道,只看布局就十分佩服,随着故事展开推动情节,不经意间把沧桑表达得淋漓致尽,真的佩服。

妇科千金片效果怎么样
血栓的意思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跌打损伤外敷药用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