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剑心通冥第八十六章闯关

2020-01-22 00:51: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心通冥 第八十六章 闯关

此时并不是试炼梦境,出现在叶凡眼前的青衫剑客给他活生生的感觉,呼吸、心跳、甚至于还能听到血脉的流动。

看着青衫剑客,叶凡原本轻松激动的心情瞬间消失,他忽然间意识到这不是梦境,而是现实,如果被杀那就是真正被杀了,绝没有机会再来一次。

“叶哥哥!”

月萌吓了一跳,她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人,不由胆怯的躲在叶凡身后,探头打量青衫剑客,想看一看他是否来自月之崖的管理者。

叶凡并没有马上挑战青衫剑客,而是道:“我欲得剑法,不知该如何得到?”

青衫剑客淡然道:“简单,战胜我,你就可以得到我的剑法。”

“你的剑法?”

“我施展的乃是火凤剑诀,击败我,这套剑诀就是你的。”

“你的境界如何?”

“彼此相当而已,绝不会高过你。”

叶凡松了口气,有过无数次应对青衫剑客的经历,他很清楚只要不是试炼梦境中那种高出一个境界的剑法,彼此境界相当的情况下他的胜率将大增。

“丫头,你躲远一diǎn,待会大战可别伤着你。”

月萌抓着叶凡的衣袖,好奇道:“∈∠dǐng∈∠diǎn∈∠小∈∠説,叶哥哥,这是什么人啊,你会不会有危险?”

叶凡笑道:“不用担心,他不是月之崖的人。”

月萌的眼中尽是疑惑,不过她并未继续追问,只要不是月之崖的人她就放心了,很是乖巧的躲开一段距离,坐在一颗青石上睁大一双好奇的眼睛。

叶凡收回目光,手摸向腰间时忽然愣住,这里并不是试炼梦境,龙刃的形态仍然是一枚匕首的样子,难道这样子跟青衫剑客比剑?

叶凡深吸口气,既然都到了这里,自然不可能重新回去换一口剑回来,匕首也就匕首了,他都用了这么多年,在他的手中跟长剑其实没什么区别。

双方相隔数米,目光对视,山谷内静谧无风,月光让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手握匕首,叶凡的心格外的宁静,青衫剑客在他的眼中一如既往的毫无破绽,静静的站着,仿佛同整个山谷连成一个整体。叶凡清楚,想要在气势或者意境上压过青衫剑客纯属扯谈,面对这种情况唯一的破解之道就是率先出剑,不然两人可以一直对峙到天荒地老。

叶凡动了,一招【追云逐电】使出,脚踏【蛇舞】,他的速度很快。

这一招快慢由心,叶凡不知道火凤剑诀威力如何,用作试探最为合适不过。

“锵!”

青衫剑客还是老风格,不出则已,一出绝对吓人一跳。

“剑舞焚天!”

一剑出炽热高温立时怒涌,空气就似煮沸的水,先天剑气凝聚成一只展翅腾飞的火凤,

这一剑完全出乎叶凡的预料,眼中的火凤栩栩如生,宛若一只真正的火凤,那热浪让他仿佛要将他diǎn燃似地。

毫无破绽!

而且根本避无可避,唯硬碰硬!

“嘭!”

【真武之眼】下,龙刃凶狠的扎在火凤头颅上,这是最强碰撞,当剑气爆开的瞬间,叶凡的脸色微微一变,青衫剑客这招【剑舞焚天】很是霸道,原本境界跟修为相当的两人爆出的力量竟然强他一截。

叶凡踉跄后退,热浪扑面而来。

“凤舞九天!”

先天真气再度化为一只火凤,这一击竟有种强出先前一击一倍的感觉,只让踉跄后退的叶凡脸色再变。

叶凡的眼中青衫剑客完全消失,只有一只火凤凄厉鸣叫而来,那炽热的高温仿佛让空气都燃烧起来。火凤扑来之势并不快,可却将叶凡一切的变数尽封,他除非退,不然只能硬着头皮硬挡。

【真武之眼】开启,火凤扑来轨迹根本瞒不过叶凡,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招剑法,但他瞬间就将招式的一切后续变化都看到了。真气运转方向猛地一变,叶凡突然止住退势,一招【刹那永恒】使出。

剑出,时间仿佛静止。

“轰!”

叶凡这一剑快到不可思议,他在【凤舞九天】达到极致前一匕首扎在火凤胸口上。

先天剑气炸开,火凤消失,露出青衫剑客的真容,叶凡一招【刹那永恒】破掉了【凤舞九天】,让青衫剑客的剑招无以为继,一占据上风岂能错过机会。电光火石间叶凡一招【星流电击】使出,只让速度达到极致。

“嘭嘭嘭……”

人影交错,瞬息间双方火拼十多剑,叶凡的剑越来越快,完全将青衫剑客压制住。火凤剑诀的确厉害,施展过程用华丽都无法来形容,那剑气宛若火羽,绚丽夺目之极。

青衫剑客被叶凡死死压制住,哪怕他守得密不透风,奈何叶凡的剑越来越快,原本毫无破绽的招式开始露出破绽来。一瞬间青衫剑客的剑招变了,漫天火羽纷飞,他整个人突兀间消失不见。

“浴火重生!”

叶凡心头一惊,青衫剑客竟然在他眼皮底下消失,着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眼中只有火羽纷飞,越来越多,几乎将整个视线都遮掩了。叶凡眼皮一跳,警兆在狂响,他急忙开启【真武之眼】,瞬间他捕捉到一枚火羽诡异朝着他的要害激射而来,而他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意。

“嗤!”

就在叶凡察觉到的瞬间,火羽陡然加速,瞬息间竟然化为一只火凤扑杀而来。

骤然!

就在叶注意力集中到这扑杀而来的火凤时,那纷飞的火羽竟然旋转起来,一瞬间仿佛一口口利刃朝他切割而来。

“火羽漫天!”

火羽全都是剑气所化,凌厉得可怕。

这是两招合一,可怕到极diǎn,叶凡脸色凝重到极diǎn,感应中其一切似乎都是杀招,根本难以判断那个才是青衫剑客致命的一剑。没有丝毫犹豫,叶凡瞬间开启【真武之眼】,刹那间他的眼中闪烁着奇光,【蛇舞】身法运转到极致,身如蛇,剑亦如蛇,无视那火凤扑来,一剑斜刺里刺出,目标竟是一枚毫不起眼的火羽。

“轰!”

匕首与剑爆发出最直接的碰撞,青衫剑客的身形瞬间显露。几乎是瞬间,叶凡身如蛇欺身而上,手中的匕首如那致命毒牙,一招【逐日】刺出。

这是玄日剑诀筑基剑诀,可叶凡趋势出【星流电击】的可怕速度。

身如蛇,宛若无骨,强行避过青衫剑客反击一剑,叶凡能够清晰感应到衣物被剑气绞得粉碎,一瞬间他的眼中尽是凶狠之色,闪电间匕首扎向青衫剑客脖子。

叶凡这一匕首实在太快了,青衫剑客根本无法躲避,头颅直接被削断,那鲜血喷洒而出,一切都仿佛是真实的人,不像试炼梦境中直接消失。

胜了!

叶凡一瞬间感觉整个人似乎就要虚脱,刚刚实在是太凶险了,这里并不是试炼梦境,稍有差池就是彻底死亡。

“叶哥哥,你受伤了!”

青衫剑客的尸体消失了,一股信息突然间涌进叶凡的脑中,还未等他去查探月萌一脸的泪痕的出现。叶凡这时才发现腰间已经血肉模糊一片,刚刚虽然避过青衫剑客反击一剑,但那先天剑气岂是儿戏。

月萌急忙从怀中取出疗伤药,满脸泪痕的给叶凡抹药。

……

刘勤的目光有些阴冷,月棱死了,月仑这家伙一碰面就跟一副仇人的样子,让他很是恼火。刘勤并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如果是他干的,他绝对会承认,可他十分清楚虽然很想将月棱干掉,但人真不是他干的。

月棱是先天武者,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其干掉,至少应当是三四重天的样子,整个月之崖这个等级的高手不是没有,但却没有作案的时间。

刘勤自然怀疑过是童九让人干的,可他去过第九层秘殿,那些镇守秘殿的先天武者没有人离开过,他相信那些人没有必要撒谎,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月之崖还有谁有这个实力?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刘勤看着自己的心腹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样了?”

“启禀大人,赤盟的人的确用人头在祭拜死去的人,属下亲自查探过,那应当就是月棱的头颅。”

刘勤吃惊道:“叶岚回来了?”

“属下没有看到。”

刘勤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可以肯定月棱的死是赤盟干的,只是到底是谁干的有些拿不准,如果是叶岚就表明已晋升到先天境,可对方杀完人没必要再藏起来。先天境那可是圣子,杀掉月棱没有人会将他怎样,自然也就没有躲藏的必要。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怎么样
泾县医院怎么样
长春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青岛男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儿童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