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叔侄冤案重審幕后檢察官寫信給浙江省檢察長

2019-11-09 07:4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叔侄冤案重审幕后:检察官写信给浙江省检察长

张飚从没想到荣誉和关注会在退休之后忽然来临浙江张高平叔侄冤案平反后,他本希望隐藏在幕后,过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

浙江张高平叔侄冤案的平反,让新疆石河子检察院的张飚迅速成为明星检察官然而他说,守护法律是检察官的职责,而此次能为张高平申诉成功,是团队的共同努力

张飚从没想到荣誉和关注会在退休之后忽然来临浙江张高平叔侄冤案平反后,他本希望隐藏在幕后,过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但遍布在电视和络的信息,还是让这位前任基层检察官一度感到恐惧当受访与曝光不可避免,他便秉持着一贯的耐心和风度,不厌其烦地重复同样的话

他不断强调,这是一个团队的共同努力

在媒体的提醒下,他开始回想这6年来发生的事情62岁的他,太多细节记不清了,此外,他也觉得这些都是寻常事,不需要刻意记住

然而,正是这六年的寻常工作,促成了张高平叔侄冤案的最终平反

我不管,他在监狱里会更焦燥

2007年夏天,石河子监狱的监犯正在引额济克工程中劳作这是一项跨流域、长距离的调水工程时年56岁的张飚是新疆石河子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的检察官,例行公事地到距石河子市区400余公里的工地上监外巡视

2013年4月17日上午,张飚坐在监所科办公室里,面色白净,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腰身挺拔,双手交替握着一次性纸杯泡的茶水2011年退休后,他已经没有了专用的办公桌和水杯,只因最近常要接受采访,才频频回到这里那时候狱警告诉我,有一个犯人叫张高平,不服从改造,经常抗议申诉他回忆着

新疆石河子监狱关押的多是司法部直接调派的刑期长、案情较重的罪犯,80%作案地点都在外省,申冤的人也不止张高平一个,有的认为自己是被陷害的,还有的对量刑不满在张飚看来,大多数都是因为情绪不稳,或者不懂法,或者是长年羁押后寻求一个倾诉渠道

作为新疆石河子监狱的驻监检察官,处理监内犯罪、解决监犯申诉是张飚的日常工作按规定,驻监检察官应该长期驻守监狱,但由于条件限制,对石河子监狱只能用巡监的方式张飚平均每月到监狱巡视4.5次,查看劳动场所、生活保障以及学习情况做事认真、脾气温和的张飚在犯人中很有口碑一位监狱负责人说,很多监犯,尤其是年龄较大的,都会点名要见张飚

1951年出生的张飚是兵团二代,父亲在1949年解放新疆时从陕西来到这里,先是巩固边防,后又投入生产建设,石河子市就是由后来成立的建设兵团修建而成张飚承认,父辈勤恳的工作风格给了他很大影响1980年,张飚进入石河子检察院工作,一干就是30年,始终是基层检察官

2004年,张飚从渎职侦查局调到相对边缘的监所科时,科室里6个检察官3人已临近退休,平均年龄50岁左右张飚认为这是领导照顾他年纪大了,给他换个轻松的岗位但认真起来就会发现,监所科永远有无穷无尽的琐事在等着处理:审查减刑、假释、保外就医;处理狱内案件,包括监狱民警和犯人之间的再次犯罪案件;处理举报信,内容更是琐碎,如某某犯人打架但还获得了减刑,或某某民警在施教的时候侮辱犯人了等等

不过监所检察科科长魏刚说,只要交代给张飚的事情,基本不用操心,他一定会认认真真完成他俩曾调查一起漏案追查,张飚连续两天坐在图书馆里翻看十年前的《澳门》,在满是按摩广告、娱乐八卦的报纸上寻找一起凶杀案,手指都被报纸上的油墨染黑了

如果我不管,他在监狱里会更焦燥,会对监狱的管理秩序造成很坏的影响听说张高平的事后,张飚决定见一见这个人凭借多年经验,他觉得,倾听就是一味良药,有时候一次谈话和倾听可以让监犯平静半年甚至更久张飚同事说,无论多么难缠的监犯,张飚都会在耐心倾听后,轻声细语地与之交谈有人开玩笑说,张飚今天面对媒体能如此不厌其烦,也是长期与犯人打交道锻炼出来的隐忍

见面后,他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报告,因为我不是犯人在工地临时搭建的办公室里,张高平第一句话让张飚一愣不仅如此,狱警说,凡是涉及改造服刑人员的日常事项,如报告词、思想汇报、唱歌等,张高平全不理会按规定,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可减刑,他也毫不动心本着稳定犯人情绪的张飚并没有太多计较,只是温和地让他坐下说

在那个炎热的夏天,踏实本分的检察官张飚与桀骜不驯的犯人张高平有了第一次接触,短短半个小时交谈,张高平哭诉了自己的冤情并请张飚代为转寄申诉信

申诉是监犯应该享有的合法权益作为监所检察官,保障他的合法权益是我的职责张飚这样解释最初帮助张高平的动机

那次接触中,张飚发现张高平和其他的犯人不一样,他完全颠覆了法院的判决,并且有理有据,不偏激,不漫骂此后的几次巡查,张高平都询问张飚是否收到回复,或者再要求投递申诉信

2008年初,引额济克工程结束,石河子监狱修建了一个固定的劳动场所,监犯不需要再外出劳动,张高平又开始向检察长信箱投送申诉信

张高平的不断申诉使张飚对这起案子产生了关注,并汇报给了监所科科长魏刚有着20多年侦查经验的魏刚也嗅出了其中的异样

浙江高院判的案子,能错吗?

查判决书,调起诉书,在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办公室里,魏刚、张飚、高晨开始了案情讨论三个人各持一份判决书,高晨逐字逐句读,魏刚和张飚则思考探讨问题所在

判决书中第6条证据:王冬走时带了三个包

那三个包在那里?

判决书中第25条证据称:同室犯人袁连芳证言证实被告人张辉(张高平的侄子)在拱墅区看守所关押期间神态自若,并告知其曾从老家搭一女子到杭州,在留泗路上强奸,他不是故意杀死被害人,而是因为女子的呼救,他卡脖时不小心将女子掐死

张飚想起,张高平多次提到《民主与法制》2008年第13期中提到一起马廷新冤案,这起2002年发生的灭门血案的凶嫌认定过程,并无人证物证,只有测谎仪认定、足迹鉴定、以及马廷新在一名叫袁连芳的同室监犯的诱导下写下的自首书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判无罪,检察院抗诉,如是往复,历经五年,终获无罪释放

两个案子都有个叫袁连芳的同室犯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判决书认为手指为相对开放部位,不排除被害人因身前与他人接触而留下DNA的可能

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在一个人手上的八个指甲里留下DNA物质?既然可以排除另外两个人的作案可能,为什么不能排除张高平叔侄?

连续两天的讨论,魏刚、张飚、高晨发现判决书中列举的26条证据中,25条都是间接证据,唯一的直接证据只有袁连芳的证词然而按照法律界定,这个证据属于传来证据,即不是直接来源于案件事实或原始出处,而是从间接的非第一来源获得的证据材料,经过复制、复印、传抄、转述等中间环节形成的证据

在狭小的房间里,三个人兴奋起来,有问题,一定有问题!可是,浙江高院判的案子,能错吗?

虽然事后张高平叔侄冤案的彻底平反证明了他们当时的分析结果是正确的,可在当时,这三个基层检察院的检察官没有原始侦查材料,仅靠起诉书、判决书分析出的结果,在挑战一省高院的判决时,不免感到渺小而无力

经过商讨,他们决定,先寄材料提示浙江最高检察院最初寄平信,没有回复再寄检察院机要文件,还是没有回复为增加说服力,张飚和高晨特意到石河子监狱提审了张高平,那一次他们和张高平长谈了四五个小时,午饭都是和张高平一起吃的

持续几个月不断向浙江方面发函,却没有任何回复,张飚有点着急他查到机要文件投递单上签收人的,打过去后,似乎并不愉快张飚从没说起过具体发生了什么,魏刚说,打时,一贯斯文老实的张飚忽然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似乎对方说了什么不客气的话,他抢过,听到对方说:我们不可能办错案

生物谷药业
哪个小儿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小儿肺炎注意什么
分享到: